《致命目击》:你旁观了谁的痛苦?

《致命目击》:你旁观了谁的痛苦?

  「起初他们(德国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向我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这段德国牧师马丁‧尼穆勒的名言,也许可为本片下注解,但却也不完全符合。

  《致命目击》叙述一位上班族韩尚勋某天半夜应酬回家后,在自家阳台无意目睹了杀人事件,甚至与兇手对到了眼。因为害怕被灭口和报复,他逃避警察的盘查,却发现身边的人以及其他目击者遭遇的危险越来越大。

  本片虽改编自引申出社会心理学上「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现象的美国「吉诺维斯凶杀案」,但被兇手看见目击者长相的设定却使得我们对他的批判无法毫不犹豫的拖出,也大大增加了电影的紧张与惊悚度。

《致命目击》:你旁观了谁的痛苦?

 

  片中我们无法批判韩尚勋的做法与他的道德勇气,因为他不过就是一个想要保护妻女的普通父亲、普通丈夫。然而他所受的煎熬与纠结却与整个公寓社区的冷漠形成对比。案发隔天住户们就收到了拒绝媒体与拒绝协助警方的同意书,因为他们在意的只有发生这样的事件影响到房价怎幺办,于是还是低调些吧。然而就是这样的姑息与逃避心态,使得悲剧不断发生。

  冷漠才是悲剧的元兇,这是本片欲传达的中心思想,但它所造成的伤害却是在那少数的人身上,甚至是因无意目击了兇案而生活在恐惧中的人身上,整个社区的漠视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改变。

  片中韩尚勋的妻子本也是选择漠视的其中一个人,但她却在一位男人在寻找他失蹤的妻子时伸出援手,「如果有一天我失蹤了,我的丈夫因为怕房价下跌而什幺都不做,我会很难过吧。」,即使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让她突然改变了态度,但这的确点出了整件事情的癥结。

  也许是本片中少数正向的片段,韩尚勋与兇手扭打时被土石流沖下,隔天醒来时,身边多了几具骨骸,而被泥沙掩盖的他睁开双眼,像大地睁开眼睛一般,眨呀眨的,这样的画面配置令人异常屏息,像是终于有什幺事情被揭开了。

《致命目击》:你旁观了谁的痛苦?

  再回到前文所提到的「吉诺维斯凶杀案」。这是发生于1964年Kitty Genovese被谋杀的事件,《纽约时报》当年调查报导指称,全案过程超过半小时,共有38人目击惨剧,却没有人协助受害者或报警。这件事情使得纽约被冷血的面纱所覆盖,也成为这个城市的羞耻过去,甚至出现《Thirty-Eight Witnesses: The Kitty Genovese Case 》一书;但近年来,Kitty Genovese的弟弟Bill Genovese参与製作了一部纪录片《The Witness》(与《致命目击》英文片名相同),把它当成疗伤的过程。在10多年前就有报导证实Kitty Genovese被杀当时,多数邻居并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也有些人给予帮助,《纽约时报》不只过于夸大也使得世人对纽约的误会持续了很久。

  Bill Genovese最初的问题是:「真的有38名目击者吗?」,「现在知道这个叙述是错误的,大多数人都是目击者而不是目击证人,他们没有意识到谋杀正在发生。」该片导演认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错误报导且被坚信是因为同年也发生了美国总统甘迺迪被刺杀的事件,而《Thirty-Eight Witnesses: The Kitty Genovese Case》的作者深受纳粹大屠杀的影响,他深思的是旁观察的本性以及沉默,而非他们的表现。这样的思考对于吉诺维斯凶杀案有多少影响和了解,是个有意思的问题。Bill Genovese和导演认为纽约时报的错误报导塑造了这个时代的集体记忆。片中并非聚焦于凶杀案,也提到Kitty Genovese的生活,因为他希望这部纪录片能平反某些小报当年关于她的不实报导,也希望人们对于其他的事件更加关注,例如叙利亚的战争、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等等,因为在这些事件中,我们也像个旁观者。

  《致命目击》的结尾,韩尚勋一家人决定搬离这个社区,那天晚上他站在当时兇案发生的位子,面对社区大喊救命,明明灯火仍亮着,却无人回应,那一瞬间,他是感受到刺骨的寒了。

电影资讯

《致命目击》(목격자)-曹圭章,20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